叫我脑洞制造机吧

不甜不要钱,不爽包退货。张启山,王八蛋,吃喝嫖赌(?)欠下八爷老婆本,跟着北平姑娘跑啦!我们没有办法,以前一两个月才能写出来的糖,现在通通只要一星期!只要一星期!

九门八卦,为您报实。(一)


据悉,陈四爷带着一队人马冲进张府,大喊把姓张的交出来,随后传来张副官陈皮不许撒野的喊声,疑似陈四爷抢亲不成。

等一下,为什么张副官会叫陈四爷陈皮???

下面请随我来感受现场情况。

这陈皮浩浩荡荡凶神恶煞的进了张府。
他平日里半步都不肯踏进来,这次来心思沉重不少,想都不想就要冲进来手刃张启山。反正齐八爷不在这姓张的身边,再赶来也赶不及,哪怕天王老子来,陈皮也得先把张启山脑袋剁下来再说。

“那去问问你的陆长官...”
你的陆长官?
陈皮心里一跳,这姓张的怕是要冒火了。
可这副官冲出来,碍着北平来的大小姐在这儿,到底也只是喊了一句,陈皮,你少给我在这里撒野。

陈皮装作理直气壮的背过手去,从鼻子里头哼了一声。

“让你的手下回去,张府也容得你撒野?”
张副官咬了咬牙,这遭佛爷昏睡不醒,八爷又不在府中,自家堂客趁虚而入来闹这一回,怕是要佛爷醒了,不好交代。
可这陈皮哪是个懂进退的,手一挥就让人上去搜。
张副官也懒得拦他了,拎着他的毛领把他拖到房间里头去,一路上缠斗得摔了不少东西,陈皮呼哧呼哧的倒在地毯上,脚底抵在张日山心窝上,却又被人握住了脚踝。

“我刚听尹大小姐说,你同那个姓陆的,甚是亲厚。陈四爷,您打算解释解释吗?”
“解释个屁!操你妈的张日山,你他妈变....”
“吃醋直说。”

张副官握着陈皮的脚踝摁到身子底下去,低下头去吻着陈皮干咧咧的嘴唇,用自己的舌尖弄湿他的嘴唇,又一巴掌打到他臀肉上去。

“几天见不着,你就急得上门找人来了?还寻了个这么破的借口,师娘不是没事吗,当心你杀孽太重,杀气冲了师娘的身子。”
“呸!”

对,陈皮同志呸的很对。当男朋友舔掉了你嘴上的人鱼姬,何以报之?呸呸呸!

“你他娘在宅子里他妈的一呆他妈三五天,人都不见一次,谁他娘知道你他娘跑到他娘的哪里去了!?你他娘的压着我想干嘛!?”
“想。”

这几天张副官脑袋都大了。
佛爷昏睡不醒,八爷死活不来,家里有个大小姐,外面还有个陆建勋,搅搅和和的成了一锅粥,自己家堂客还吃个醋闹成这样。

自己的胯贴在那陈皮身上,恶狠狠的顶了一下。
“再撒野,我弄烂你。”
“你他娘的弄啊,有种你来弄。”

“舵主————”
门刚叫给踹开,张副官一个囫囵倒在地上,把陈皮拉得压在自己身上,坐在他胯上,手摁着张日山的锁骨,看上去倒像是陈皮得了威风。
他家这陈皮要脸。
不肯让人看到他被压在下头。
“你们先回去吧,我收拾了这个张日山,自然就回去。”
陈舵主挥了挥手,把下人打发走了。

“高兴了?”
陈皮也不搭话,可陈皮高兴。
打小陈皮就受不住别人对他好,师娘给他煮一碗面,他能抹着眼泪吃。
可这张日山,处处替他想着。
这陈四爷彻彻底底变成了一朵小橘子。

“你们府里头这个姑娘,哪来的啊?”
“北平来的。”
“呸!谁他娘不知道她是北平来的。我说这姑娘什么来路,说自己是张夫人,你们就信啊?”
“不瞎都看得出来,佛爷喜欢八爷,不好意思说。想激他一下,让八爷自己说出来。结果呢,赔了镯子又折八爷。”
陈皮满意的吃着糖油粑粑,又扭过头去瞪了张日山一眼。
“你可不要想——”
“我当然不想。”张日山举起双手来,投降似的晃了一晃。“我要是敢找姑娘,陈四爷得剁了我的狗头。”
“两颗狗头。”
陈皮得意洋洋的咂了咂手指。
“我有办法,让八爷来见佛爷。”
“你真有办法?”
“自然有,你让我进张启山卧房。那个铁嘴算子,怎么着算不来。”

张日山狐疑的望了一眼陈皮。
陈皮捧着张日山的脸咂了一口嘴唇,笑嘻嘻的上了楼。

甫一进门,就听见他师娘在楼下喊陈皮,让他下楼。
张日山怕二爷责怪陈皮莽撞,牵了陈皮的手冲下楼去,正撞上迎面的八爷。
八爷只当他是来捉拿陈皮的,直愣愣的就冲进佛爷房间里头,搂着佛爷就开始东摸西摸,掀了被子摸脉象,平稳得很。

外面张日山拉着陈皮的手,二爷虽然面上笑盈盈的不说,只说张副官计谋有方,才让这八爷跟佛爷破镜重圆,暗地里赏了张日山不少铁蛋子。
同丫头从小养起来的陈皮,竟然被条小狼狗拱了。
生气。

再看张大佛爷。
佛爷没病没灾,没感染,也没发烧。
可从那矿山下来,一病不起,原因只有一个。

老八不在。

没有老八,一病不起。
看不到老八,一病不起。
老八吃醋不肯来张府,一病不起。

张启山扣住齐铁嘴的手,嘴唇白得发干,齐铁嘴赶忙坐下来,给他倒了杯温水,扶着佛爷给他喂水。
“佛爷啊,您不信命,这我知道。”
“可我信命啊佛爷,您要活的长命百岁的,是不是,您要是不在,我叫人绑了,我指望副官救我啊佛爷?”

“闭嘴。”
佛爷皱着眉头,又把眼睛睁开了。
“是是是,呸呸呸,什么绑不绑的,说了晦气。佛爷,您哪儿不舒服?”

张启山看着齐铁嘴,又露出个笑来。把自己的嘴唇送上去,凑过去亲了一下齐铁嘴那软嘟嘟的嘴唇。

“我觉得,我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要委屈八爷,多迁就了。”

评论(22)

热度(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