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脑洞制造机吧

不甜不要钱,不爽包退货。张启山,王八蛋,吃喝嫖赌(?)欠下八爷老婆本,跟着北平姑娘跑啦!我们没有办法,以前一两个月才能写出来的糖,现在通通只要一星期!只要一星期!

如何解救一个撞煞的佛爷?(你们猜猜有没有车?)

“老八,从斗里回来,你有没有觉得...不太对劲?”
“没有啊佛爷,怎么了?”
“没事。”
张启山摇摇头,从齐铁嘴那算命堂口里头走了出去。


张启山五天里,去了六趟齐家堂口。
张副官甚至以为自己堂哥终于开了窍,指不定哪天就从兜里掏出个戒指给齐八爷戴上,赶紧时刻准备着敬礼叫嫂子大喊长嫂如母。

早晨路过,送了个糖油粑粑去给老八吃。
夜里回府,接老八去家里吃莲藕排骨。
下雨了,去检查一下八爷堂口漏不漏水。
出太阳,去检查一下八爷堂口会不会太热。
西瓜用井水镇好了,开着小汽车送到八爷府上。

“副官,把八爷...”
“八爷已经到府上了。”
张日山看着自家堂哥那副样子,直摇头。
爱情使人盲目,爱情使人丧失理智,爱情使人不顾一切,爱情使佛爷怂成八爷。
引以为戒,三省吾身。
陈皮吃了么?陈皮睡了吗?要不带他去小吃街,再吃点口味虾?

张启山也不知道怎么了。
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看不到那小算命的,好像心里装了一窝小奶兔儿,抓抓拉拉的,挠得他心痒痒。
那小算命的眼睛眨巴眨巴,他就觉得高兴。
那小算命的小虎牙一露出来,张启山就得盯着。
以前还能收敛得住,起码在张启山看来,齐铁嘴跟他是过命的交情,他们两个之间与旁人不同,是最正常不过的。

尹小姐感觉家中气氛十分不对。
一连五天,齐铁嘴都来家里吃饭。
别说等着张启山吃饭了,张大佛爷落了座,还得等八爷洗手开饭。
不仅等他开饭,张启山亲自给他伺候局。

奶汤鲫鱼,张启山在盘子里剔出一整块没刺的鲫鱼肉,挟进齐铁嘴的盘子里头。
齐铁嘴看了看尹新月,又把这鲫鱼肉夹了过去。
“嫂子您吃,佛爷给我的,说不定有刺,您慢着点。”
尹新月一口把那鲫鱼肉吃进嘴里。
别说鱼刺,半点鱼皮都没有。
张启山看了一眼尹新月,又给齐铁嘴挟了一块。
恨不得剔半个鱼身子下来。
那筷子在鱼肉上轻轻一剥,鱼刺跟着从肉里露头,让张大佛爷一根一根挑出来扔干净,还得再剥一遍,检查漏网之刺。

糖醋排骨,张启山端了筷子,弄得几份干干净净的排骨肉,挟进齐铁嘴的米饭里头。

齐铁嘴吃凉面,张启山端过来就给他拌,芝麻酱跟花生碎搅得极均匀,黄瓜丝萝卜丝拌得恰到好处,清清爽爽,又加上酱炒的肉末进去,看得尹新月想拍手叫好。
没敢。

我知道你们一对鸳鸯伉俪情深不要再表演了。
我应该在屋里不应该在这里看到你们有多甜蜜。
我只是不想嫁给那个满脸横肉的彭三鞭而已躲得过满脸横肉的土匪躲不过英俊潇洒的兔爷我尹新月的命好苦啊——

尹新月扭头看副官。
副官端着自己那份面走了。
还多带了一碗。
“那个什么张副官你是不是去二爷那里呀你带上我我去二爷家看看夫人佛爷老八你们慢点吃不着急我吃饱了先走了”说着就赶紧走了。

张启山长出一口气。
又从齐铁嘴那碗里挑了一筷子面吃了。
嗯,酱炒的不错。

张启山不知道怎么了。
控制不住自己。
以前对着齐铁嘴,他需要控制,他需要控制住自己才能不去亲那张软嘟嘟的嘴巴。
现在他控制不住了。

张启山体会到齐铁嘴那“巧舌如簧”。
那软嫩嫩的舌头向后缩着,左右摆弄着躲着张启山的舌头,嘴里呜呜嗯嗯的叫,又不敢把那尊佛爷推开。
舌尖蹭着舌尖,手掌覆着手掌,齐铁嘴几乎喘不上气来,肺里那空气都差点让张启山给榨干了。

“佛爷,您这怎么着。嫂子不给您亲,也没有拿兄弟练手的啊,”
老八气呼呼的,低下头去看着没吃完那半碗面,又气呼呼的吃了一大口。
报复似的嗑了一口蒜,辣得吸气,还坚持吃面。
张启山笑了。
“齐八爷,我亲一口张家夫人,都不能了?”

当天夜里,齐八爷留在张府,一宿没回去。
张启山同小算命的说,那头发约摸是从他身上下来,又来了张启山这里。张启山总觉得是这头发丝的事儿,撞了煞了,才闹得他日日想着那齐当家的。

可这看到齐铁嘴,才发现事情不是这样。
那小算命的眉头一皱,他就觉得紧张。
从吃饭的时候走慢了两步,一直追溯到从斗里头推了他那一下,事事都做的不够好。

张启山把那八爷搂在怀里,嘴唇抵在齐铁嘴额头上,时不时亲上一口,实实在在的安心。
长沙布防官,脊梁挺得太直了。
一刻都松不得,绷得像张满的弓。
长沙城暗潮涌动,哪有地方让张启山放松。
可那小算命的搂进怀里,身上檀香味直往张启山脑子里钻。

张启山那手就忍不住了。
偷偷摸摸抵在齐铁嘴那臀肉上头,又偷看那齐八爷什么反应。
怕是睡着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张启山把手偷偷伸进齐铁嘴那上衣里头,手指手掌一寸一寸,手心底下的皮肉比绸缎更滑,比凝脂还要再腻上几分。

张启山呼吸都乱了几分。
拇指磨蹭到一块软肉,齐铁嘴那身子一颤,张启山赶紧把手收了回来。
齐铁嘴脸也通红。
张启山脸也通红。
齐铁嘴颤颤抖抖,又把眼睛睁开了。

“佛爷,尹小姐回来,咱们怎么办?”
佛爷还沉浸在偷摸齐铁嘴的手感里头。
冷不丁被问了,又凑过去咬齐铁嘴的嘴唇,舌尖搅着齐铁嘴的舌尖,手掌盖着齐铁嘴那胸口,揉捏搓磨,一刻不停。直弄得齐铁嘴哼哼唧唧,一叠声的说佛爷饶命。

张启山听着门外咯噔一声。
这才搂着齐铁嘴,大大方方又亲了一口。

“与其担心尹小姐,齐八爷不如算一算,齐八爷这屁股,张启山今晚要冒犯几次。”

评论(46)

热度(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