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脑洞制造机吧

不甜不要钱,不爽包退货。张启山,王八蛋,吃喝嫖赌(?)欠下八爷老婆本,跟着北平姑娘跑啦!我们没有办法,以前一两个月才能写出来的糖,现在通通只要一星期!只要一星期!

四爷,请吧。(一辆高速公路上的车!)

张副官怎么也没想到。
他从那邪门的矿里头出来,陈皮就成了四爷。

陈皮也怎么都没想到。
他他妈成了四爷,还得被个副官干得死去活来。

起因还是陈皮自己。
虽然顶了那四爷的位置,却没个四爷的行头。日日里想着给师娘报仇,浑浑噩噩住在破庙里头。饭不记得吃,水不记得喝,行尸走肉一般。

这张副官出来,听说陈皮成了四爷,却遍寻不着。
撞运气似的去搜那破庙,陈皮却在里面躺着。就躺在硬邦邦的破门板上,一张脸上面又青又紫,身上多了不少伤口。
张副官知道陈皮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角儿,可还是心疼。拿了手巾沾了水,给他把脸上的尘土擦净了,陈皮嗯了一声,刀比身快,照着张副官心窝就捅去了。

“你疯了吧陈皮!”
张副官一把握住那手腕,却觉得那手比记着的陈皮那手冰了不止十倍。刀刃堪堪划过他的衣服,副官一个反手把陈皮压在地上,掏了腰里的手铐就要去锁他。顺手还拍了拍那年纪明明比他大,却白嫩得不行的脸蛋儿。
“我他妈跟着佛爷下了趟斗都没事,他娘的差点折在堂客手里。陈皮,你怎么回事,脑子出问题了?不认识你的好哥哥了?”

肉走围脖: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2914300482404


请各位主动刷卡,有序上车,无卡乘客请买票。


评论(38)

热度(3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