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脑洞制造机吧

不甜不要钱,不爽包退货。张启山,王八蛋,吃喝嫖赌(?)欠下八爷老婆本,跟着北平姑娘跑啦!我们没有办法,以前一两个月才能写出来的糖,现在通通只要一星期!只要一星期!

一棵小白杨,长在橘树旁。(副四糖块儿,不傻白甜不要钱)

陈皮阿四那小子,不爱吃鱼。
也不是不爱吃,是他不会吃。

张副官跟着佛爷一同去二爷府上接八爷的时候,二爷把他们留在府里吃了一顿饭。他同陈皮一桌,这清蒸鲈鱼一上来,陈皮脸色都不好。
这鲈鱼鲜嫩,又蒸得极香。副官给二爷夫人的使女,那个叫翠桃的姑娘夹了一筷子,刚要夹给陈皮,让人用筷子挡住了。
“你吃吧,我不爱吃。”
陈皮看了一眼那鲈鱼,小小的咽了一下口水。

看来这陈皮,不会挑刺儿。

张副官心里好笑,又不忍心拂了他的面子,干脆自己就吃了。
可这吃着吃着,就看着陈皮自己夹了一筷子鱼,弄了半天鱼刺,却把那鱼肉弄得稀碎,却还是扎了嗓子。
喝了醋,化不掉。吞馒头,又下不去。他一个老爷们又不好意思喊疼,一直在那里咽口水,一咽一皱眉。
真是。

“张嘴。”
张副官起了身,去管家那里讨了镊子回来。陈皮皱着眉头,可碍着嗓子疼,只能乖乖张嘴。
“别乱动,啊——”
“啊——”
张副官随身带着个手电筒,低下头靠得极近,那呼吸打在陈皮脸上,弄得他难受,却在心里暗想。
这棵小白杨,还真是心地善良,表里如一。
“别动,快出来了。”
张副官把那刺一扽,从扎着的肉里弄出来,扔到桌上。镊子擦了干净,又给还回去。

陈皮气闷,吃个鱼都能扎了嘴,他明明都弄得很干净了呀。
生气。
十分生气。
再也不吃鱼了。

可这张副官给他拨了一小盘鱼脊背的蒜瓣肉,刺挑的干干净净,送到他面前去了。
好吧,给鱼一点面子。

陈皮发现,张大佛爷身边这个姓张的,还跟佛爷很不一样。
要是他来了家里,总给陈皮带些新鲜玩意儿。
玻璃瓶子装的外国糖水。
欧罗巴带回来的黑糖块儿。
桂芳斋带回来的新鲜点心。
还有南城那家最好吃的荷叶包的糖油粑粑。

旁人都没有,陈皮很高兴。
这些吃的,转手就都给了师娘,他一块都没舍得吃。
听说这玩意儿,在外面还挺贵的。
那就更得给师娘了。

有一回,张副官跟着佛爷来戏园子,佛爷只顾着盯着老八,副官却从怀里掏出还热的糖油粑粑来。
还跟他说收好了,慢慢吃。
他给了师娘,师娘那天晚上看他的眼神,可奇怪了。
是不是师娘觉得那上面一股枪味儿?
不会吧,闻着可香啦。

结果当天夜里,那小白杨翻进他房里来了。
“陈皮,我给你那些吃的,你都给你师娘了?”
“你,你给我了,那就是我的!”
“打开都不曾打开?”
“那又怎么样!我师娘想吃!我,我大不了算从你这儿买的!我给你钱就是了!屁大点事,张曰山你从我床上滚下...操你妈你亲什么亲!?你变态啊!”

陈皮没想着,这棵小白杨,劈开了却是棵阴沉木。
又是捆,又是绑,还逼他叫好哥哥。
叫的他嗓子都哑了。

想着,他就想打死那个姓张的。

“陈皮,想什么呢?”
“好,好哥哥.我,我想你呢。”
这四下无人。
好汉不吃眼前亏。
“我也想你。给你带了些牛奶的朱古力来。”
“你他娘在嘴里喂了我怎么给师娘吃!张曰山!你...你他妈你个变态!操,操,好,好哥哥...你撒手,撒手”

变态有什么办法。
你自己选的小白杨咯。

评论(20)

热度(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