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脑洞制造机吧

不甜不要钱,不爽包退货。张启山,王八蛋,吃喝嫖赌(?)欠下八爷老婆本,跟着北平姑娘跑啦!我们没有办法,以前一两个月才能写出来的糖,现在通通只要一星期!只要一星期!

可念不可说。

  齐八爷从火车站回了府,日子过得乐乐呵呵的。
早晨出出摊子,喝喝茶,到了下午,就去切个西瓜,在摊子上吃的高高兴兴的,偶尔老五来了,抱着老五那狗又挠又揉,惬意得很。

  张启山就不一样了。
  这接齐铁嘴来家里几个人聚一聚,齐铁嘴来得可欢了。管尹小姐叫嫂子,一口一个张夫人,恨不得就赶紧算个日子把张启山风风光光嫁出去,说什么上次老六来铺子里,送了好些东西,都送给佛爷夫人也不为过。把这张启山气得心里吐血,二月红在旁边看,憋笑也要憋得吐血。

张启山噢张启山。
暗恋人家齐八爷十几年。
好不容易牵了手,
弄了个北平姑娘回来。
要被人嫁出去喽。
还非在车上搞啥子欲擒故纵。
擒个屁噢,赔了夫人又折镯子。
还是我们家丫头好哦,几百两金子都换不来,我二月红命咋个这么好,唉想吃面。

二月红在旁边一边喝茶,一边在心里笑。反正他堂客身子一天好似一天,眼看都能有喜,他是喜欢月圆花好的。

至于张启山这个哈宝咋个追他堂客,二月红可就不管了噢。

张启山一个脑袋两个大。
张副官跟着一个脑袋两个大。
就连二爷家里的堂口,竟然也破天荒的开始唱铡美案。

“陈士美特性做,丧尽天良忘律条。
依仗你皇家势不小,依仗你当朝驰马爵禄高。
忠言良语辜负了,只怕你难逃杀人刀!”

张大佛爷心里气的吐血。
齐八爷竟然鼓掌叫起好来了。
“哎佛爷,佛爷你看,二爷这身段,这唱腔,哎哟哟哟要命哦!”

张大佛爷被他气得心累,抓着八爷的手就攥在手心里面,干脆闭目养神起来。

“......上写着秦香莲她三十二岁,
状告当朝驸马郎,
欺君王,藐皇上,
悔婚男儿招东床,
杀妻灭子良心丧,
逼死韩琪在庙堂。
将状纸押至在了某的大堂上,
咬紧了牙关你为哪桩! ”

齐八爷推了佛爷的手叫起好来。

佛爷这心啊,千疮百孔。
姻缘坎坷,姻缘坎坷。
这手上没了镯子,不适应得很。拿水果刀削了个桃就递到八爷手里,八爷看都不看,又给推回去了。

“佛爷,您都是要娶亲的人了,跟我一个老爷们腻腻歪歪的,像个什么样子。”

有戏。

张启山可算是高兴了。
那这么一看,老八这算是吃醋了。
吃醋了就有门!

赶紧把那桃喂到老八嘴边上去。
笑得那叫一个不要脸。
谈恋爱是什么感觉?
伺候人都觉得舒坦。

老八盯了那桃儿半天,凑过去咬了一口。嘴唇被桃汁儿染的全是水光,好看的紧。盯了一眼张启山那手腕,又把桃儿给吐了。

佛爷有什么办法,伸手接着他不吃那块桃肉。
这镯子送了人,也没有拿回来的道理。
思忖了半日,也没想出办法。
辗转反侧到后半夜。

张启山翻进老八宅子里去了。
以前都是他把老八弄到他家里来,夜里抱着老八到他那张软床上睡。他倒是很少去八爷家里。
可地形他记得清清楚楚的。
摸着摸着,就摸到卧房去了。那小狐狸狗聪明的很,从里面支支吾吾挠门,还真把门推开一条小缝。
张启山心里想,偷着给它喂那些肉,可没白喂。

谁知道它出来就咬着张启山裤腿不撒口,一副老子今天跟你拼了的样子,边挣边摇头,小脑袋晃来晃去,气得张启山好笑。拎着颈子抱起来,呼噜了两把毛就钻进房间去了。

齐铁嘴睡着呢,蜷成一小团,抱着个枕头。
张启山刚躺下,那一团往远处拱了拱。再想凑一下,叫齐铁嘴踹下床去了。
“滚。”
说完了还咂吧咂吧嘴。

张启山愣了一下。
滚上床去了。
嗳,娶堂客哪能要脸。

齐八爷身上还是香。
闻着舒坦。
搂着腰就躺下,把脑袋埋在他后颈上,又轻轻咬了一口。

“小算命的。”
“醋性这么大,就不能叫别人嫂子了。”
“谁是嫂子你还不知道?”
“人我让张副官送回去了。”
“不过二爷说的对。热热呼呼的日子过惯了,真受不了冷清。”
“我觉得你很热闹,很适合我。”
“小道长。”
“二响环给人抵账了,我没钱了。”
“只能我抵给你了。”
“一小包银票换个张启山,你这买卖多值。”
“你看,你没说话,默认了。”

张启山头一次絮絮叨叨说这么多话。
感觉自己像齐铁嘴附身了一样。
原来人在一起住久了,真的会变得很像。
可那小算命的睡得太沉,什么都没听见。
张启山讨了个没趣,可也不肯走。干脆就解了衣服,赖上一夜再说。

“滚。”
那小算命的羞红了脸。
还是被人抱在怀里,热热呼呼的睡了一夜。
挣不脱咯。

评论(19)

热度(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