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脑洞制造机吧

不甜不要钱,不爽包退货。张启山,王八蛋,吃喝嫖赌(?)欠下八爷老婆本,跟着北平姑娘跑啦!我们没有办法,以前一两个月才能写出来的糖,现在通通只要一星期!只要一星期!

自然醒

佛爷最近睡得不好。

从北平回来,跟八爷好一阵没来往。
八爷不送帖子来,他也不派车去请。以前有事没事,总要把八爷弄到张家来,哪怕喝喝茶,看八爷在那边插科打诨,佛爷也是高兴的。

再后来,佛爷很难入睡。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不容易睡着,又从噩梦里面惊醒。拳头握得死紧,整个人跟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冷汗出了一身。

副官问他出了什么事,他也不肯说。只说当兵打仗的人,哪有几个能睡踏实觉。

可副官还是觉得,这事儿不对。
自从北平回来,送回尹小姐去,这事就越来越严重。医生也找了,安眠药也吃了,佛爷这觉越来越少,眼眶都黑了一圈。

“佛爷...要不,咱们找八爷来看看?”
“不许!”
佛爷不仅失眠,连着脾气都坏了许多。
虽然不至于波及无辜,但是犯了事的,都罚得凶狠。每天练兵场上挨军棍的,总得有那么两三个。

佛爷开始整夜整夜的失眠。
睡不着,也不愿意闭眼。
白日里精神虽然还过得去,一到夜里,副官都不敢去他卧室门前凑。

只有张启山知道为什么。
一开始,他梦到矿山。
小算命的抓着他的胳膊,可怜兮兮的说,佛爷,不能进去,大凶。
他那时候意气风发,天不怕地不怕。天塌下来,他能给齐铁嘴顶着。
“我就是喜欢大凶。”
说着拽着那小算命的进了矿山,一路到了主墓室。
佛爷喜欢那小算命的躲在自己后面那样子。

天地上下,齐铁嘴就张启山一个依靠。
佛爷不知道为什么,为了这件事高兴的很。

可后来不是了。
他梦到那小算命的,往他腰里塞了一张符,就把他推出墓室去了。
那墓室门太重了。
推不开。砸不烂。
那小算命的劲儿真大。
他想起来小算命的那张可怜兮兮的脸。
“佛爷,不能下去,大凶。”

醒了一身冷汗,想去找齐铁嘴。
可惜他去了趟北平,惹了一身烂桃花。齐铁嘴发了狠躲他,他也置气,不肯服软。
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气齐八不肯信他,或者是他自己做错了事,就不该带那新月饭店的小姑娘回长沙。

又是一夜。

他在脑子里想那小算命的。
想他高高兴兴给自己削苹果那样子。
想他从矿山出来,趴在自己榻边上守夜的样子。
想他现在就睡在自己旁边,迷迷糊糊又不肯比他早睡着的样子。
这么想着,还真的就迷糊过去了。
一夜无梦。
鸡叫天明。

张副官可算松了一口气。
昨日里着人去了八爷府上一趟。
把他那枕头偷着换来给佛爷枕着,还真就好了些。
至少今天,没人挨军棍。

佛爷睡得好了,心里想的还是那个小算命的。
正值夏天。
让人送了几个薄皮沙瓤的西瓜去齐家。
寻龙点穴的手指头,现在用来挑西瓜,也是正好。选来选去,恨不得把自己送去,要么就把那个小算命的绑到家里来。

张副官亲自去送。
想了半天,总得送个信儿。
“八爷,最近,我们佛爷睡得不安稳。”
“您佛爷命里有三昧真火,什么妖魔鬼怪都烧得死。”

“八爷,佛爷这几日睡得真不好。整夜整夜失眠。”
“白白送走了位大小姐,要是我,我也失眠。”

得,这位气还没消。

可佛爷睡得好多了。
至少没那么辗转。

结果有一日轮休,副官竟然找不着佛爷。
房间里没有,哈雷没骑,车子没动。
还能去哪。
去八爷那里走一趟吧。

刚进了算命的铺子,副官扭头就想出去。
佛爷当然在这儿。
他们家佛爷就睡在算命家铺子里那躺椅上。
齐八爷在旁边,也不愿多看他几眼,可手还给佛爷攥在手里。

副官道了声打扰,赶紧走了。

齐八爷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在家里好好的,突然觉得不对。
卦还没算上呢,这尊大佛推门就进,进来就把他按在那圈椅上了。
“老八,尹新月都送走了,你还生什么气?”

这老八可就更生气了。
“佛爷,这就是您的不是了。您送走的尹小姐,这怪罪不到我头上。”

结果这尊佛爷可不管那么多。
低头就啃他嘴唇。
尝着一丝儿西瓜味,跟打了鸡血似的,把他那软舌含进嘴里又吮又咬,吻得他透不过气来。趁着他晕乎乎的,搂着他就上了躺椅。

齐八爷本来想,他家躺椅可不禁折腾。
结果佛爷搂着他,把脑袋埋在他怀里,没一会就睡着了。
手脚发冷眼眶泛青,这是真的没睡好。
齐铁嘴这一看,可就入了迷。拿手去摸佛爷的眉眼,又去拿拇指蹭他的嘴唇。

佛爷睡得又香又沉,被人这么摩挲,眼都不眨。抱着齐铁嘴睡得舒坦,任他外面是非成败,跟他张启山没有关系。
怀里的这个,是最重要的。

要不是副官来了,估计齐八爷能这么被抱到佛爷睡醒。

到了夜里,佛爷把八爷弄回府里来。全府上下都松了一口气。
佛爷的失眠症治好了。
可就有一个毛病。

睡觉的时候,身边必须得有个齐铁嘴。哪怕自己坐着睡,也得睡在齐铁嘴旁边。

至于为什么。
嗳,天机不可泄露。

评论(18)

热度(434)